凌若月

再度相遇

展昭一個人坐在寒冬中的庭園裡,靜靜地喝著酒看著空無一人的屋頂,總覺得只要不斷地望著,就會等到熟悉的聲音,思念之人,然而從那時之後就再也等不到。望著望著展昭總覺得好不容易停下的淚又會像眼前的梅花一樣不斷落下,他想著有人曾說花開花落緣散盡,但是樹不死花總會有開的那天,是不是緣又續了?那人若死了呢?真的就是散盡緣分了嗎?如果我隨他同去,那我倆是不是就可以再續緣了!自從白玉堂離開後,展昭就不斷地想著這個問題,他甚至去問包大人和公孫先生,但兩人都不曾給他答案過,只是要他想開些,找點興趣去做。思緒又拉回到現在,展昭看著手中的杯子已經空了,但桌上另一杯仍然是滿的,嘆息溜出了嘴角,讓他不禁下意識地看了一下周圍,只有自己一人,他想著好險包大人他們不在,否則又讓他們為自己操心了。突然從另一個院子傳來了驚呼聲,展昭立刻放下杯子,拿起劍毫不猶豫地衝過去,原來是有人要暗殺包大人,展昭立即上前護衛。不知何人派來到高手,讓展昭難得的陷入苦戰,明明應該要集中精神的,但是突然有個念頭浮起,如果自己被刺客殺死,那是不是能見到盼望之人,與他的緣分就可以續下去了。片刻的恍神讓刺客找到了空隙,一劍刺向展昭的心臟,劍穿入心時,展昭聽見周圍驚呼及著急不已的聲音,但他不覺得痛,反而突然雀躍了起來,只因終於可以見到他了!視線慢慢地模糊,耳朵卻清晰地聽見懷念不已的聲音,罵著他笨貓、糊塗蛋,這讓展昭瞇起眼睛努力地想要看清是不是眼前的人,手也向前胡亂地揮動,只是想要抓住這輩子唯一的遺憾。展昭突然感覺到熟悉的溫度在自己身上遊走,眷戀不已的味道讓他眼眶裡的淚簌簌地流下,胡亂揮舞的雙手找到了目標用力地向前抱住胸前的人,展昭才知道原來是自己的淚模糊了視線,但他捨不得放開手只怕又會找不著那人,帶著有些沙啞又開心的語氣反駁道“再笨也是你白玉堂的笨貓”

第一次寫同人文,有奇怪或打錯字的地方請大家多多見諒😂😂
之前看了SCI粉上貓鼠的,最近又看了新七俠五義屠龍案,又對他們更著迷了😆😆